主页 > 经济 >

“首位度”迷思:省会必须做经济老大?

时间:2019-06-12 20:00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网络点击:

苏晶/文 “首位度”已然成为当下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热门词汇。

今年两会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提高南宁首位度,打造引领全区发展的核心增长极”,并认为“由于多种历史原因,与其他省份省会相比,南宁市经济首位度不高,辐射带动能力较弱。”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提升南京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而山东省在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经提到“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2019年初,舆情1,莱芜正式并入济南,当地媒体称,此举将更好发挥省会城市的带动和辐射作用。

事实上,首位度是一个学术界说法,由1939年马克-杰克逊提出,指的是一个国家人口规模第一位城市与第二位城市的比值,用来描述一个国家首位城市在全国范围内发挥影响力的程度。

首位度突出的城市是指中心城市在整个区域中处于的优先位置,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一个相对概念,并不存在一个合理的数值。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副主任沈迟近期撰文指出,并没有证据可以表明首位度高低与城镇体系结构的合理性或经济是否发达有关系,因此首位度不能作为衡量城市群结构是否合理的标准。

不过,从目前各省市对首位度的描述来看,“首位度”的含义已经发生了延展。一些城市所谓的“首位度”,追求的是自身的做大做强,提高人口和城市经济规模在本省的占比,相当于“中心性”。

同时,首位度经常与“龙头带动作用”“辐射作用”“核心增长极”一同出现在地方政府的工作报告之中,各省提高中心城市首位度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其在本区域内的辐射作用。

从规模经济的角度来说,中心城市的发展需要一个集聚的过程,吸收区域内资源做大做强,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中心城市会产生溢出效应,对周边城市发展产生辐射作用。中心城市被期待在实现自身做大做强之后带动区域发展。

这与我国现阶段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不谋而合,中国正在迎来大都市圈时代,用中心城市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去年底,在2018年中国城市年度发展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副司长周南表示,美国在1910年城市化率超过50%的时候,就开始用都市区取代行政区作为一个统计单位。据了解,目前,中国城镇化率接近60%,已经具备发展大都市圈的条件。

目前,南京、郑州、合肥、杭州近年来均开始着手探索都市圈建设,根据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37个主要都市圈的人口规模约占总人口的58%,经济规模约占经济总量的77%。

在都市圈时代的大背景之下,提高城市首位度、增强辐射带动作用将成为越来越多中心城市的发展目标。

南京的焦虑

在全国各城市提高首位度的呼声之中,南京的声量最大。

1月9日,南京市市长蓝绍敏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讲到2019年工作的第一个方面就提到了“首位度”,表示“以国家和全省之力支持南京建设发展为动力,理直气壮讲首位度、全力以赴干首位度、名副其实增首位度。”

目前,提高南京首位度不仅是南京的头号工作,还被写入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南京2019年的一号文件《关于深化创新名城建设提升创新首位度的若干政策措施》就涉及首位度。

蓝绍敏连续使用的三个形容词“理直气壮”“全力以赴”“名副其实”道出了南京长久以来的憋屈。历史上,南京曾经是六朝古都和民国政府首都,在文化、教育资源、交通基础设施等方面长期处于领先地位,被认为是东部地区重要中心城市和长三角特大城市,然而,改革开放后,在江苏省内,省会南京的存在感却弱于苏州。

从经济总量上来看,苏州自1981起便超过南京,全国GDP排名榜中,两市一度相差十一个名次。在1985年至2013年间,南京甚至落后于无锡,经济总量屈尊全省第三位。

从人口规模上看,南京常住人口少于苏州和徐州,居江苏省第三位,2017年,苏州常住人口达到1068.4万,南京只有833.5万,前者比后者多出近200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人口规模。南京的工业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水平,全年进出口货物总额均落后于苏州。

作为江苏省省会,南京的地位很尴尬,一方面苏锡常三市受上海辐射带动经济强势,另一方面,南京偏居于江苏省西部,对苏北经济辐射有限,反而对安徽的马鞍山、芜湖等邻近城市辐射作用明显,南京因此被戏称为“徽京”,因为南京流动人口的第一来源地为马鞍山,占到15.87%。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